黎慕之

莫毛|维勇|瓶邪|暗表|忘羡|马场林|桃雪 CP洁癖,不拆不逆。半拉属貔貅的,基本只进不出,产出看水平_(:_」∠)_

【莫毛】反射训练

前注:与 美猫计 一起享用更为美味哟~

正文

说起来,出差狂人最近的出差地点变得近了很多,就在一门之隔的地方,行李都不用拿,猫也不用寄养,简直不能更方便。不过越是和萌萌的房客接触,天天出差的房东越是觉得他这样有点危险,太缺乏安全意识。

于是,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关心邻居爱护房客的房东暗自策划了一起安全知识大讲堂。

最先进行的是场景模拟。

晚上十点刚过,穆玄英依旧和程序做着紧张激烈的对抗,突然门铃响了。

“大概又是莫大哥?”

每每大半夜总是越战越勇的穆玄英此时还没能及时从巅峰状态中把自己拔出来,就顶着满脑袋代码出了书房,往玄关飘去,偏偏还忘了开客厅的灯,穿越的途中还差点被茶几绊倒,踉跄了几步直接就冲着门板去了。

门开了,黑暗的楼道中扑进来一道黑影!

——黑影凶残地扑向了站在门口的穆玄英!

然后,
然后,
然后,

只听到黑影闷哼一声,后退了一步方才站定。
得亏经历了这一下,穆玄英倒是立刻就清醒了,但冥冥中只觉得刚才的声音有点耳熟。于是他试探着问道:“莫雨大哥?”

在一阵沉默中确定黑影并没有继续攻击的意图后,穆玄英迅速开了灯,就见隔壁的房东先生捂着某个重点部位半蹲在那儿,脸上有痛到极致而生无可恋的表情一闪而逝。

穆玄英登时就慌了,“雨哥你没事吧!对不起我、我不知道是你!”

“咳,”莫雨努力压下不适,慢慢直起了腰,佯装无碍。“毛毛你下手够重的……”

“咳,”这回轮到穆玄英摸摸鼻子,“我叔父是开武馆的,而我从小跟着他长大的。”

“……总之,毛毛你怎么赔礼道歉吧。”

“我明天请你吃饭怎么样?”

“说的好像没这一下你就不请我吃了似的。”

“谁让我没你做饭好吃。”

“没事,哥不嫌弃你~”

“那雨哥你先坐下歇……一会儿,我去给你做饭,不对,倒水。你看你弄得我都说错话了。”

“哈哈,说了哥哥不嫌弃你~那就这么说定了,毛毛你包哥哥一个月的伙食。”

“哎我什么时候说了!”

“哎呦疼疼疼疼疼!”

“不疼不疼一个月就一个月!”

“嗯,一个月,就这么愉快地说定了^_^”

“哪儿愉快啦喂_(:_」∠)_”

所以说,不要随便吓唬膝反射快的人,除非你觉得你,够硬!0.0

— end —

【莫毛】美猫计


穆玄英是一个程序猿,一只长得不止有那么点小帅、作息时间很规律、并不是十二万分宅的程序猿。而他的邻居兼房东,则是一个出差狂人,至少穆玄英搬到这里的这半年都没见过这疯子的庐山真面目。

咳,废话不多说,又到每天的晨跑时间了。

不止有那么点小帅的穆玄英一如往常洗漱完毕收拾好自己,放轻动作拉了开门,正准备往出迈腿——

“喵——”

突如其来的动静可是吓了穆玄英一个激灵。

低头,只见门口的脚垫上蹲着一只通体乌黑的猫。

黑猫体态优美,神情骄傲,偏偏脖子上挂着一个牌子,上书狂草N字:

“主人出差,能收留我几天么?喵~”旁边还带着个简笔画的笑脸。

穆玄英才不会说乍一看他除了那个表情,啥都没看懂呢。蹲下和猫咪大眼瞪大眼了半天,他才辨认出这几个龙飞凤舞的字。

“收留你倒是可以,不过你的主人是谁啊喵?”穆玄英一时玩心四起,抱起猫咪这儿捏捏那儿揉揉,一边玩一边回了屋。

之后的几天,这只猫咪每天总会定时蹲在门口,造型同上。穆玄英也不厌其烦地每天都把它抱回家,好吃好喝好玩地供养着,等着它晚上自己溜出去,第二天再出现。

这天,穆玄英正在刷牙时听到了敲门声。

“谁这么早敲门啊。”嘴里嘟弄着,穆玄英有点缺乏安全意识地直接开了门。

只见一个长得很有那么点小帅的长发男子很随意地站在门口。

穆玄英还没来得及询问,该男子眨了眨上挑的凤眼,笑道:

“今天猫出差了,能收留我么?”

穆玄英一时被晃花了眼,习惯性地转身回屋,走了几步才突然想起来:貌似猫脖子上那牌子上的字迹,有点像房东给我传真过来的合同上的笔迹。

那合同上的签名写的啥来的?

想起来了!莫雨!

对,就是莫雨。

等等,房东?房东你不是来催房租的吧!

待穆玄英终于回过神来回头去,很有那么点小帅的房东+出差狂人=莫雨早就像猫一样自然而然地跟进了屋。

问:这是美猫计呢?还是猫的报恩呢?还是羊入虎口呢?

— end —

【莫毛】一起去结婚吧!番外 拯救新郎莫雨

番外一 拯救新郎莫雨

    时隔太久,让我们先回忆一下前文。

    这正文说到啊,那些有幸参加过莫雨和穆玄英婚礼的人,不禁都会对堂堂断案如神、被人尊称为正义的使者的谢大队长在席上喝得烂醉、硬是拽着王老板的衣襟又骂又哭老泪纵横的事情印象颇深,但事实上在谢大队长喝得烂醉之前,最先成为众矢之的的应该是新郎才对。

    至于是新郎哪锅?你觉得呢哈哈~

    进教堂时没能成功为难到莫雨一事,一直都是恶人谷众人的心头痛,等到婚礼礼成酒宴开始这种时候都快升级为心绞痛了。不过,像酒宴会场这种要不就是风度翩翩满场转要不就是三杯上头天地转的地方,那必须是找场子的最佳地点,就目前的场合完全没有之一。你说某一群人怎么能善罢甘休!

    于是,你就会看到在一片广阔的草坪上有一群人,一个个都如狼似虎地抓着酒杯往前冲,一副自己先倒下都不怕,革命的火种必将生生不息,最终定能以人数之巨大喝倒新郎的气势,那模样连他若喝倒便是晴天什么的形容词都落伍了,分明就是一种喝倒莫雨便是吾等终身的守候!毕生的夙愿!一世的渴盼!一类幸福到家的样子。为喝个酒,这也是拼了呀【此处应有笑哭的表情】

    而身为敬酒对象的新郎莫雨,心情倒真的是好到逆天,一杯杯来者不拒也就罢了,这都不算什么。那感觉完全就像是他已经忘了自己除了新郎的身份大大小小也是个明星是个公众人物的情况,别说草坪酒宴什么的能防住记者就是有鬼了。

    这边莫雨酒到杯干,一杯接一杯毫不拖泥带水,直把两三步开外被谢渊守得严严实实滴水不漏的另一位新郎看得心惊胆战,生怕自家莫雨哥哥一个鸡冻喝高了,指不定洞房的时候怎么折腾自己呢!【咳!刚才有什么不对,划掉重来!】穆玄英实在是怕莫雨一时喝嗨了忘乎所以,整出个类似于脚踩桌子对瓶吹之类的举动,那可就不大好了。毕竟这种举动放在普通人身上,尤其是天朝的夜市小巷里,只是一种正常中会被人评论说没素质的情况。而放在公众人物身上,不管对象是名气或大或小的明星,不论是在国内国外的媒体报道,可就只能称之为负面新闻了。

    偏偏这群节操道德人品全都一锅端去喂狗结果狗都嫌弃不吃的人还发现了莫雨的致命弱点,那就是——坚决不让自家的弟弟兼爱人被灌——敬穆玄英的酒全拐了个弯,十全十地进了莫雨的肚子。自然是变本加厉,个个都打着体谅莫雨所以换另一个新郎敬酒的旗号,更加殷勤地吼着“干干干!”扑上去。

    不得不说的是,那音调随着酒液的消耗,已经越来越有变成抑声的趋势。

    只希望等少谷主第二天酒醒了不会把他们连锅端了吧_(:з」∠)_   →这是仅剩的几个理智尚存还挣扎着要不要也敬两杯的恶人谷来宾的心声。

    你问对此毛毛都没反应么?

    他倒是想有反应来的,可惜他在一开始给谢渊敬过酒之后就被爱子心切的养父强行以婚前【专指洞房前】最后的叙旧的名义锁定并扣留在了身边,只能默默看着养父冷眼旁观爱人被灌酒,那叫一个内心煎熬。

    “谢叔叔,你就放我去帮帮莫雨哥哥呗~”百般挣扎之后,小天使决定对养父使用撒娇技能。

   闻言,环着手臂看戏看得津津有味的谢大队长只吝啬地给过来一个眼神就继续围观了,“帮?以你的酒量,还不是个半杯倒?”

    “谢叔叔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这样打击人了QAQ虽然这差不多就是事实,但也不能让莫雨哥哥就这样喝啊,最后还不得我照顾他。”这次换了哀兵政策。

    “……把他扔给王遗风!”

    “叔叔,哪有大喜的日子把新郎留给他养父的,这不合情理啊。”

    谢渊颇为糟心地看了看胳膊肘一直往外拐结婚之后就更不可能有机会回来的自家养子,实在不知该感叹全心全意培养了20年的白菜被隔壁的猪拱了而心塞,还是家里的那盆水自己把自己泼出去撒了一地早就渗进地下收不回来了而蛋疼。

    “谢叔叔~~~~~~~~”穆玄英见养父严肃的脸终于有松动的迹象,便继续拽着他的衣服眼巴巴地看着他,大大的桃花眼都可怜成了圆圆的两颗水汪汪的大黑豆。

    老刑警犹豫了一下,瞪了一眼不争气的养子,不情不愿地往前踏了半步。

    本来在所有人的预期计划中都该子承父业的帅小伙儿偷偷在衣袖下比了个“V”字,几步小跑到了爱人身边,一路上还不忘一个劲儿朝着右手边一身英挺帅气男装扮相来充当伴郎的青梅使眼色。

    “毛毛你怎么啦?眼睛抽住啦?”这是假正直的陈月……小帅哥。

    穆玄英做出一个咬牙切齿的动作:说好的求助呢!我需要外挂!

    (⊙o⊙)哦。陈月这才淡定地转开头,手搭凉棚开启搜索栏。

    目标……找不见啦!?0。0

    等我再找找!

    哦漏!我的毛被倒酒了!莫雨哥哥你快上!不行放着我来!

    正在暗自焦急着,眼见就要冲上去救场,肩头一沉。

    “小幺儿?”

    “皇兄派贫僧前来拯救那两位陷入苦海的施主。”

    “哦哦哦,我还以为先生不幸遗忘了我等小人物呢,大师请赐教,速度!”

    “道长莫急,且听贫僧娓娓道来。根据皇兄的安排,我们要酱酱按得酿酿,如此如此,方成大业,你懂的~”

    “我能说我不懂么。”

    “酷爱垢_(:з」∠)_”

    之后,只见略又几杯酒下肚,原本生龙活虎越战越勇的新郎莫先生脚下一个踉跄,就往一边歪去,旁边另一位新郎莫穆先生身手矫健地冲上前去一把扶住他,脚下生风一般,和一旁接过倒酒责任后一直尽忠职守的伴郎陈女士汇合后,拖着他就跑!一路披荆斩棘,化险为夷,咳!最后被一个红衣美人劫住了去路_(:з」∠)_

    “哟,”来人拽着另外一个红彤彤的存在,很是悠然自得地冲他们挥了挥手,丁点不像刚刚也是被灌了酒的人,同时嘴上打趣道:“还没敬我这个媒人呢,莫天王这就倒下啦?”

    穆玄英的眼神一路扫描过陈月和后来才走过来的文小幺后方才落到对面的文璟身上,“……对啊,师兄你来的太晚了,莫雨哥哥已经被这帮不良的家伙们给灌醉了╮(╯_╰)╭”

    “哎这帮人也真是,把主角都灌成这样了,还闹什么洞房。不过,酒还是要敬的,就小玄英你来吧。这一杯下去,我保你们顺顺利利回去休息,怎么样?”

    “这感情好~”

    “小玄英可真是……新人入洞房,媒人丢过墙,哈~你忍心留我和你师兄夫这样瘦弱的人替你俩以身饲虎么。”

    “我其实是忍心的。”穆玄英扛着莫雨的一只胳膊撑着他,实在是没法做出捧心状,但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哦天辣,这就结个婚,莫雨你把我家小玄英从内到外都染黑了!”文璟欺负的才不是可爱的师弟,而是不能反驳的莫雨,“所以说呢,我只负责你俩能离开这儿,闹洞房什么的,我可管不了╮(╯_╰)╭”

    “师兄你真是太不厚道了!”

    “我总不能把别人全部的乐趣都剥夺了不是~”

    “好吧,总之,师兄,还是要谢谢你最初那次没把我扔在酒店或者让我室友带走我。【指的是文章:莫毛的loveless世界】”

    文璟笑了笑,才说:“批婚假俩月,从你跟我出差开始算起。记得准时回来工作~”

    直到把莫雨塞进后座,自己也坐进去,关上车门,穆玄英可算真正松了口气。

    “有必要这么紧张么。”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替他整了整衣领,然后把他整个人都搂进了怀里。

    “雨哥,你可是被灌了好多酒。”穆玄英斜着眼睛撇了一眼刚才趁着装醉的机会在自己腰上屁股上捏来揉去不停手的爱人,抱怨着抱怨着就变得像训斥更多了一点,“这么大人了,自己不懂得推让么,喝多了难受的还不是你自己。”

    “没事,今天高兴。”莫雨揉了揉他的头发。

    “说的好像我不高兴是么。”

    这明显是自家爱人担心自己,生气了。莫雨遵循着怀抱的距离凑到爱人发间,温热的呼吸全全喷在了身侧人白嫩好看的左耳上,惹得爱人一句“别闹”后,变本加厉地换了揽在爱人腰间的手,换下来的手偷偷地顺着衣服摸爬上去,揉捏起爱人柔软小巧的右耳垂,“毛毛哥哥错了还不行,下次我注意。”

    穆玄英充分印证了脸皮薄就是太容易透出粉红色的事实。本来也是为了莫雨的身体才佯装生气想让他记住以后别再这样的,结果被他这么一弄,穆玄英一时间也忘了生气,而且又怕前座的两个女孩子发现端倪,连带着推拒的动作也不敢太大,在爱人眼中反而更像是欲拒还迎一般的害羞忸怩。“说了你别闹,小月她们还在。再说你喝醉了还不是我照顾你,照顾醉鬼很烦的。”

    “相信你雨哥的酒量,傻毛毛。你也喝了好几杯,晕不晕?”嘴上说的正经,饱暖思那什么的莫雨盯着近在眼前的粉嫩越来越觉得某处蠢蠢欲动。

    “还好——”一个“好”字尾音突然抖了一下,然后一下子收进了嘴里,再也不肯发出一点声响。穆玄英转头把自己可怜的耳朵从魔王嘴里营救出来,然后狠狠一脚踩上莫雨的脚,趁着他吃疼的瞬间从他怀里挣出来,向车门那边挪了挪,一边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盯着窗外。这下倒是令理解他的羞涩才顺着他的力道放手并顺势看向他的莫雨有所发现,“这不是回文宅的路吧。”

    坐在副驾驶的陈月其实一直偷偷观察着后面的两个竹马,把刚才的一切全部都看在了眼里,“嗯,对啊,为了你们的千金春宵。酒店婚房,可是个很不错的选择哟~”所以莫雨哥哥你再急色也要等到了酒店再说啊,虽然我很想围观,可是有外人在啊亲,瞟一眼驾驶座,这时候你的占有欲不发作啦?

    被瞟了的,占据驾驶座的文小幺倒是很淡定地给出一个“有随时随地发情的哥夫这种事我会随便说么”的眼神,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反到惊吓到了入圈多年的组织领导。

    然而,尽管这种气息很微弱,已晋升为大触多年的陈月月同志还是在暗中感受到了同病相怜,哦不,是志同道合的暗流在空气中缓缓散发,飘动,似有若无,却着实存在。

   ——这是一种名为梦想!名为创作!名为艺术!的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存在,实为收集材料整理材料利用材料产出,以满足自我阴暗见不得光的口腹欲的真名叫做不要优雅要污的深沉而深爱的气息。奈何这里有尊大佛坐镇,大佛太凶神恶煞,用不上暴力就无情镇压了我们污的念头_(:з」∠)_

    穆玄英表示此处只想扶额,这帮人的廉耻心都喂狗了嘛,小幺儿你还是个孩子啊!_(:з」∠)_

    裸奔:廉耻心是啥,能吃么0。0

    魏:裸奔你又不是狗,吃了会拉肚子的【正经脸】

    文小幺:这年头医生都犯病了,璟哥快来带走你男人_(:з」∠)_

    毛:这都是什么画风╮(╯_╰)╭

    “咳,”眼见着剧情往神奇的地方发展了,文小幺决定赶紧完成任务把两位新郎送到目的地好趁着记忆未消减迅速利用刚刚收集好的素材优雅地污、纯洁地污、美好地污,便从后视镜里朝穆玄英给出一个善意的微笑:“垃圾袋在抽纸旁边哟~”然后在众人莫名其妙的“啊?”声中,一脚油门踩到底……

    一路上又是此起彼伏的尖叫和着断断续续的喘息,令人遐想不已,其间难得夹杂着求真务实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

    “啊啊啊啊!减速减速!要出人命啦!”

    “不会的,小月姐你放心啦~”

    “小幺儿你有驾照了嘛!你这也太生猛!注意注意!”

    “驾照啊,其实我还有俩月才成年的说……”

    “啊啊啊啊!救命!!!”

    这就叫做:吾命,休矣!

    十分钟后。

    “站一会儿再上电梯吧,来,靠着我。”

    “呼~~~又一次活下来了QAQ话说幺儿你家有不爱开快车的人么QAQ”

    “也不是啦,璟哥是喜欢刺激,我是怕上学迟到,所以就习惯了油门踩到底哈哈~”

    “毛毛我突然理解了你之前的痛苦,我想躺倒_(:з」∠)_”

    “理解万岁!着急的情况下油门也不能随便乱踩啊,没爱了QAQ”

    “爱什么的,玄英哥哥你只要爱莫天王就好了呀。说到全家那更不至于啦,就像二哥就从来不来快车,因为车上坐着大哥哒嘿嘿嘿~~”

    “……幺儿你家有不秀恩爱的么,感觉随时有素材的样子_(:з」∠)_”

    “哈哈,你家这俩不也处于随时秀恩爱的状态下嘛~好啦,房卡在这里,拿好~莫天王快扶着玄英哥哥上去休·息吧,相信你也憋·了好久了,我和小月姐就先走啦~”

    “洞房愉快!(́ฅ•̀ㅁ•́ฅ)”×2

    对!祝雨哥和毛毛洞房愉快,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闹洞房,更不接受探头窃听器针孔摄像机等物品的偷窥,所以番外一就到这里就愉快地结束啦!~

    你说要吃肉?待我整理一下着装注意一下形象……我这么正经的人怎么能在人家大喜的日子扒人家门缝呢!不不不!就算夸我漂亮我也不能这么干啦!看我真诚的脸!

    至于正文结尾说的原本洞房第二天莫毛要出门的事情,就要等到番外二啦,大家番外二见~

— 番外一 无聊end —

【莫毛】山神(不科学的现代文) 第一章

1.人与猫的对决


大大地伸了个懒腰,穆玄英才发现窗外天都黑得差不多了。刚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画室的门就被一个学生撞开了。那个学生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穆玄英面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就风风火火地往外冲:“老师你快跟我去趟后山!”


穆玄英一边稳住身形跟上学生的脚步,一边温声询问着:“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走在前面的男生头也不回,脚步越来越快,“刘伟被一大群野猫围在后山了,老师你得救他!”


“别着急,你注意脚下。具体怎么回事还能被野猫围了?”


“老师你也不是不知道刘伟那人。明明教训过他好几次别欺负那群野猫了偏偏不听。这不,又不知道抽哪门子风,咋咋呼呼跑后山抓了只小奶猫,说是要找回场子让那群猫看看他的厉害。你说这不是傻么!”


说话间,一个学生一个老师就一路小跑到了后山,只见一个瘦高个儿男生手里拎着只猫举在胸前,被十几只猫围在中间。


男生表情凶狠,眼神里却流露出些惊恐,有点色厉内荏的感觉。他手里的小猫身上好几处秃斑和伤口,四肢有气无力地垂着。四周的猫大大小小都有,个个瞪着绿油油的眼睛,目露凶光,尾巴炸起来,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还有好几只猫后腿蹬着地,虎视眈眈的,时刻准备扑上去的样子。


穆玄英一看就知道一定是这孩子虐待这只小猫把这群野猫给惹毛了,只能认命地走过去。


你别说,这群猫还挺给穆玄英面子,纷纷给他让了个路,然后继续和那个男孩子对峙。


穆玄英在男生的注视下把他捏在手里的小猫救下来抱在怀里,小猫微弱地喵了两声,尾音拉得长长的,带着明显的颤音,像是在哀哀求饶又像是在撒娇喊疼,带着周围的野猫们也喵喵叫起来,吓得男生一个踉跄差点坐地上。


“张超,你带着刘伟去校医院,让校医给他看看有没有被抓伤。”穆玄英说完,又蹲下来说道:“我带小家伙去看医生,你们就都散了吧,好吗?”


静默了一阵后,一只老猫喵了一声,一群猫悄无声息地四散离开了。


好在这个时间还不算太晚,相熟的那家宠物医院还开着门。


陈月从穆玄英怀里接过小猫,打趣他道:“毛毛你又见义勇为啦?”


“哪儿啊,”穆玄英自动自发地找了个地方坐下,“这是我们学校学生干的。”


陈月皱了皱眉,“现在的孩子怎么都……”


穆玄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处理好伤口时间更晚了,陈月跟穆玄英说这猫太小,这几天就把它留在医院吧,方便照看,然后就以累了为由,把穆玄英赶出去让他帮忙带晚饭了。


把晚饭给陈大医师送达后,穆玄英又回了趟后山。


穆玄英对此表示有点无奈,天生的劳碌命,操心命。


怎么说呢,每次被各种小动物拦住去路,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一脸可怜巴巴的表情盯着,穆玄英总会先败下阵来,谁叫他是个热心肠来的。更别说偶尔上着课呢,还有专门蹲在他窗外喊他名字的,你说他能硬下心肠来假装没听见,说不帮就不帮的?


穆玄英有时候就觉得自己就像古代穷乡僻壤的小村庄里的教书先生,因为十里八乡的就这么一个读书人,不能说大家都敬仰他吧,反正是都认识他,差不多张嘴就能叫上他的名字,最不济的也能说上个就那个谁谁谁,那个怎么样的谁谁谁。


没错,穆玄英在这小小的上京市徊山区就是这么有名,几乎所有的动物们,不管是家养的猫猫狗狗,还是山里的松鼠兔子,口耳相传中都知道有“穆玄英”这么个名字,以至于很多狗妈妈狗爸爸就跟自家孩子说啦:以后你们走丢了找不到家,就大叫穆玄英好啦!弄得穆玄英觉得自己就跟个全智能GPS似的,不光能自动定位导航找到走失的小动物,还附带把各类幼崽分门别类完好无损地送回家的功能,而且还不收取任何报酬,简直就是杀人越货居家旅行必备!


穆玄英双亲去世的早,现在只有养父谢渊一个健在。在正直的上京市公安局谢局长的培养下,穆玄英从小就正义感十足,也一直都梦想做一名人民警察,奈何十多岁的时候曾经被犯罪嫌疑人挟持作为人质,尽管他心理素质良好没受什么惊吓,却受了挺重的伤。养伤的那段时间身体很不好,导致心情也比较差,穆玄英的义父便给他请了老师教他画画,希望以此来调整他的心态,顺便陶冶陶冶情操。没想到他一头扎进美术的海洋就不出来了,最后还选择了这条道路。


穆玄英从国内知名美院毕业以后就被聘为了上京市华识中学的美术老师。


华识中学是上京市挺出名的贵族学校,学生普遍家境很好。学校模仿了大学的教育方式,进行学分制教学,有必修课和选修课。学校教学环境也很好,例如有独立的画室,上课方式也很灵活。


本来穆玄英选择在这里当老师就是因为离家近,方便照顾年纪大了却依然工作狂的养父,待遇什么的并不是问题。结果在他工作的第一年,学校就扩建了,把穆玄英就职的高中部迁到了上京市周边的徊山区。环境是更好了,有湖有山有树林的,却也足够偏远足够僻静,既能让冲刺高考的高三狗们更加安心地为未来的命运努力拼搏,又能让穆玄英这个刚毕业还很恋家的小大人快快地成长起来。


都说学艺术的多少总有那么点怪癖,大概穆玄英的癖好就是喜欢安静。而且临近越高考了,孩子们也越踏实了,不再像初中那样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大闹。总之,穆玄英还是蛮喜欢这里的,倒是每月回家的日子变成了他最头痛的事情——又要挤俩钟头的地铁,再倒沙丁鱼罐头一样的公交车,然后还得步行经过市中心,再七拐八拐地听着邻里街坊的家长里短走进小胡同,最后才能到家。


心累啊!比给高一的孩子们一天连续讲七节课都累,比给俩罗里吧嗦的八哥评理劝架都累!想想都累QAQ


回家啊……


哎?差点忘了!谢叔叔这周出差去了,周末要先去机场接机!


好吧,人声嘈杂的机场QAQ


—未完待续—


【莫毛】表白游戏

毕业那天,班长陈月提议全班27个人围成一圈坐,每个人在纸条上写上一个自己的秘密,然后传给坐在自己左边的人。这样大家每个人都能分享到一个秘密,又收获了一个秘密。最重要的是,有冤的抱冤,有仇的报仇,想表白想决斗的都请抓住这最后一次机会~


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穆玄英更是仗着自己身高腿长,赶在众多女生之前,一屁股坐在了莫雨左边占好了位置。


暗恋了4年都没敢表白,能知道对方一个秘密也好。穆玄英这么安慰着自己,心不在焉地写好了纸条传给了左边。


左边的人刚展开纸条看了一眼就立马揉成了一团,“哎呀呀!毛毛你的心思也太明显了些!”


“咦?”穆玄英这才发现原来是青梅竹马的陈月坐到了自己的左边。


自己的小心思自己懂,就怕心不在焉的结果就是写了什么不该写的东西上去。脸红之余,穆玄英伸手就要去抢陈月手里的纸条,结果被陈月一句“亲,你的纸条来了哦亲!你不看嘛亲!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亲!”定在了原地。


回过头,果然面前已经放好了一张随手折起来的纸条。


慢慢展开,只见上面是熟悉的龙飞凤舞的大字:


穆玄英

我爱你

做我男朋友吧。


………………


后来,陈月打趣穆玄英道:毛毛啊,也就你一个人当局者迷,大学四年谁不知道你和莫雨双箭头,偏偏莫雨个闷骚你是迟钝,他想等你忍不住表白,你愣是以为他对你没意思。你都没看见刚才根本没人跟你抢莫雨左边的位置么,一个个走的悠哉悠哉就跟逛街似的。也没人敢坐在你左边,最后又都把我推出来当挡箭牌了这群坟蛋们。实话告诉你吧,莫雨也是临毕业了实在等不下去了,都跟我狂躁好几回了,才有了今天的游戏。你是不知道,他在大一开学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就跑过来威胁我,说什么让我离你远一点balabala,你知道他那时候多中二么!哎毛毛你有听我说话么?咦?人呢!莫雨你个大混蛋把毛毛还给老娘!!!!!怎么新人还没入洞房呢就把我这个媒人扔过墙了!没我看你怎么对付毛毛他义父!


—坑小月end—

我发现我老坑小月哈哈肿么办!小月一定会打我的!


【莫毛】您好,您的快递,请签收

烂到渣的文笔,请勿嫌弃╮(╯▽╰)╭
烂大街的快递员梗,请勿嫌弃╮(╯▽╰)╭
依旧是改编得字数略多的小段子╮(╯▽╰)╭

        穆玄英是个有点小帅而且并不是很宅的程序猿。因为极端讨厌逛街,他从大学时期就养成了网购的习惯,尤其是手办什么的,收快递那叫一个收得风雨无阻,比生活必需品的衣物神马的勤奋多了。即使他如今工作了有了工资租了自己的小窝也还是没能改掉这个习惯,这直接导致附近送快递的小哥都认识他了。这不,这健谈的快递小哥连打明儿起这片区域换负责人了这种事都知会他了。

        但谁又能料到,单身20年+的穆玄英居然对新来的快递小哥一见钟情了!他不仅没敢表白,甚至羞涩到好像连搭话都不会了。偏偏那个新来的快递小哥也是个话少的人,往往等穆玄英收了快递签了字就立刻走人,弄得穆玄英到现在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只能通过网购更多的东西来创造更多的机会见到他,还傻傻地从下了单就开始坐卧不安地冥思苦想:嗯,能用什么话题留住快递小哥让他和我多说几句话呢?嗯,这是个问题_(:_」∠)_

        而第一次磕磕绊绊开启新话题的结果,就是收获了一枚忍俊不禁的笑容。第二次的收获也是一个字的评价“傻”。第三次则是看似顺畅实则驴唇不对马嘴的闲聊。第四次倒是温馨到冒泡泡的摸摸头。直到第五次,勇往直前的穆玄英童鞋才终于旁敲侧击地知道了快递小哥的名字——莫雨。啊,多么诗情画意的名字!多么……啊呸!作者今天没吃药_(:_」∠)_

        总之,第六次,第七次,第八次……在快递的掩饰下,两人的来往愉快地进行着,虽然一直都达不到谈婚论嫁的标准,怪令人捉急的!

        一天,穆玄英在给自己的小窝进行一个月一次的大扫除,口罩帽子什么的捂了个严实。正哼着小曲儿很开心,隐隐约约听见有人敲门,他便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过去,拉开门才把口罩一边的绳子从耳朵上扒楞下来。

        抬头,站在门外的居然是莫雨。

        “我最近没订什么东西呀。”穆玄英歪着头看着对方,头顶各种往出冒小问号。

        只见莫雨笑着指了指胸口心脏的位置:

        “您的好友莫雨为您订购了这个,请签收。”

        “哎?”

        穆玄英一时愣住了,然后就感觉嘴唇上软软的,湿湿的。

        然后?可怜的口罩君自动自发地掉到了地上_(:_」∠)_

—坑爹end—